清洗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洗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奴隶王国14第一章修正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18:45 阅读: 来源:清洗机厂家

新奴隶王国

作者:3834012ff 字数:8895

题记:

这次对原来发的第一章海外仙道进行了修改,也算是我对sis的一点贡献,下一步我打算是参加一把文心雕龙, 这一本可能也就暂时不能更新了。感谢版主大人长期以来的支持。

第一回海外仙岛

明末战乱平凡,先有闯王李自成攻打京师,崇祯皇帝煤山上吊自杀,后有吴 三桂叛变,清军入关,明亡清兴六十年,可以说是一个动荡的岁月。

黄员外生活的河南黄家庄在崇祯元年(公元1628),还算是个不错的地方, 这一年,黄员外老来的一女,虽然说是女儿,但是老年得女,黄员外那也是说不 出的高兴啊。给女儿取名叫双玉,一块玉不够宝贝的,两块玉才足够,黄双玉也 可以说是不负黄员外的希望是长得像黄员外的小妾一样的美丽动人,犹如出水芙 蓉一般的美丽动人,黄员外当然也努力的教其琴棋书画,特别是黄员外的正妻看 见黄员外如此的疼爱女儿,还把自己吹箫的本事毫无保留的交给了黄双玉。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这一转眼就到了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可以说明朝 已经再风雨飘摇之中了,黄员外在村中听说了一些闯王李自成的事情,说闯王的 军队每到一处就烧杀抢掠一番,而且喜欢漂亮的女子,尤好处女,认为与处女交 合可以起到滋阴补阳的效果,所以说每到一处就抓这里的漂亮女子到军中,枉死 的女子不计其数。

黄员外回到家中闷闷不乐,妻子见其闷闷不乐就问:「相公,为何闷闷不乐?」

黄员外只得叹了一口气说道:「外面兵荒马乱的,眼看就要打到我们这里来 了。」

妻子看了看黄员外说道:「要钱就给他们钱,我看大明的江山就快完了,说 不定我们这些支持的,还能有封赏、」

黄员外说道:「要是只要钱,我倒是不怕的,我就怕给了钱,他们还要我们 的女儿。」

妻子也不禁吃了一惊,「这倒是不可不防啊。」这个

黄员外拿出一壶酒自己倒上了一杯,一饮而尽,说道:「这可怎办,女儿长 得漂亮,当年,看来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但是现在看来就不怎么好了。真是塞翁 失马焉知非福。」

这回可忙坏了黄员外,一开始想把女儿藏起来,躲避一下,但是自己有一个 女儿这件事情可以说是路人皆知啊,自己没事的时候,出去喝酒就爱炫耀啊。要 不找个男人嫁了,可是这兵荒马乱的时代,那里有男人啊,年轻男子都被征召当 兵去了。

不过黄员外的家仆黄易却打听到一件事情,有人要造大船到海外仙山去避难。 这么好的事情,却只收女的不收男的,说是要当丫头使唤,世道安定了,他们的 主子也是会回来的。到时候是可以把小姐送回来的。

黄员外虽然怕女儿吃苦,但是更怕的事情就是被李自成的军队抓取做军妓, 这可就不好了。还是女儿的清白重要,这个给人家大户人家打打杂役,也不说不 可以,有句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

既然想好了,黄员外就与妻子,还有小妾商量,结果还不错,妻子和小妾都 同意黄双玉去海外仙岛避难。当然最后得和女儿说。

黄员外找来女儿,略带沉重的说道,「女儿啊,现在这个世道不好啊,到处 兵荒马乱的,我们现在要送你去海外的仙岛避难。」

黄双玉一听是海外仙岛,「可以啊,说不定还能见到神仙啊。」

黄员外看看天真的女儿,有点担心,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得把真相告诉了女 儿。

黄双玉虽然十分的不想做杂役,但是传统的羞耻之心还是有的,做营姬更加 悲催。于是同意了黄员外的建议。

当天下午就收拾停当,连夜坐小船沿河之下,这里也有很多富人家的千金小 姐,例如周家的千金周盼,这个女孩身材很胖,是个肥婆。黄双玉以前在一些宴 会上也见过她,但是对于她一直没什么好感。

还有就是县令的千金,李小姐,这可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啊,一双大眼睛,似 蹙非蹙眷烟眉,就好像红楼梦里的林黛玉一样,有着一种略带病态的美感。黄双 玉和她没见过几次,但是却比较要好。

「李小姐,也是要去海外仙岛?」黄双玉试探性的问李小姐。

李小姐微微一笑说道「怎么叫我李小姐,叫我轩儿就好,恩,我爹爹叫我上 哪儿去避难去。」

黄双玉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是上那儿避难去的,不过话说,我只能给人家 做家仆。」

李小姐说道:「我也只能给人家当家仆。」

看着黄双玉一脸不解的样子,李小姐坐到了黄双玉这边的船沿上,轻轻在黄 双玉的耳边说道:「这条船的主人是一个王子。」

黄双玉恍然大悟,虽然黄双玉没有读过很多书,但是这些她还是明白的。一 个朝代替代另一个朝代,肯定要杀光前朝皇帝的儿子,诛杀前朝皇帝九族的也不 占少数。眼见大明势微,皇子出逃也是可能的。

船就这样一路顺流而下,第二天清晨就来到了一个港口,这里就停泊着一首 大船,有些工人正在装卸货物。

黄双玉一行几个人被带上了船,黄员外本来是要送送女儿的,但是人家说了, 男的一律不让接近穿,以防是李自成内奸。虽然这个理由不怎么说得过去。但是 黄员外为了女儿能顺利的避难,所以按照要求没有来送女儿。

黄双玉和李轩儿一起上了船,这个船有六面风帆,足有五层,显得气势磅礴, 但是停靠的位置却是一个杂草丛生的小港口。

上船之后没多久,船就开了。

这时也到中午了,没想到船上还有中午饭可以吃,一个老妈子端上了一碗汤, 青木瓜炖白果老鸡汤,味道还不错。

这一天也没让黄双玉他们干什么,只是分配了她们房间。两个人一间,黄双 玉与李轩儿一间,老妈子叫她们,收拾好东西。黄双玉听从了妈妈的建议,不要 带太多东西,但是金银细软必不可少的原则带东西。带在身上的大多是首饰之类。

把这些东西藏好之后,黄双玉还细致的梳妆打扮一番。这时再与李轩儿拉拉 家常,这回就可以吃饭了,没想到主菜还是中午那一道青木瓜白果老鸡汤。

之后的几天都是这样,天天都是一道菜,青木瓜白果老鸡汤,这会是终于到 了仙岛了。在这几天之中,黄双玉有一件事情她一直没有注意到,那就是周盼不 见了,这个一开始就出现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

仙岛是一个在云雾中的岛屿,平时是看不到,只有在云雾散去的时候才能看 得到,所以说这个地方可以说是一个绝对安全的所在。

黄双玉下了船,只见在不远处的森林里,有一个城门,城是依山而建的,城 门就是嵌在山体之上的,就好像是一个可以深入山中的门。几颗奇形怪状的植物, 长在门前。

这时一个船上管理她们吃住的女人也已下船,在门前奇怪的植物之上,做了 什么,门就打开了,原本黄双玉的印象这里面应该是黑暗的,但是这里面却是光 亮无比,原来这里是个四面环山的地方。只是开了外面的一扇门。

但是让黄双玉惊呆的不是这里的构造,而是眼前的一切,这里有许多全身赤 裸的女人。她们都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有的高高抬起一只脚,学着公狗一样的 撒尿,有的正在玩蹴鞠,就好像家里的小狗一样。还有的是站着的女人,正在用 鞭子不停的抽打一些女人。

「新来的看什么,还不过来」。老妈子一概船上唯唯诺诺的性格,似乎变成 了一个母夜叉似的人物,原本慈眉善目的样子,转眼之间就让黄双玉有了凶神恶 煞般的感觉,不过黄双玉哪里敢怠慢,马上就走到了老妈子指定的那个房间门口, 这是在左首的一件房间,看起来不是怎么起眼。

黄双玉正在纳闷,只听一声惨叫,这个声音黄双玉听到过,那不就是李轩儿 的声音,原来是老妈子见李轩儿没有反应,不按照自己的要求做,就给了她一鞭 子。李轩儿也是大家闺秀,那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不觉愣了愣神。结果就招致了 皮鞭伺候。

李轩儿的背后多了一条血痕,不过这招杀鸡儆猴起到效果,可以说在见到李 轩儿被打之后,所有的女人们都老实了,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在矮檐下不得不 低头。

女人们都乖乖走进了一件房间,这里显得有些烟雾缭绕。这里在干什么,一 群脱得白花花的女人,正在被另外的女人,剃去阴部的毛。这件事情让有着深厚 传统观念的黄双玉,有了一种很羞耻的感觉。

她定眼看了其中一个女人,只见她,双腿分开躺在床上,两条腿都用绳子绑 在床上,一个女儿在她的面前,帮着她剃掉阴部上的毛,看起来场景十分的淫靡。 黄双玉这样的大家闺秀,不觉羞红了脸。

就在这时,凶神恶煞的老妈子再次走到了她们的面前,恶狠狠的说道:「你 们还不脱衣服,来到了我们仙岛就得乖乖的脱衣服,以后你们就是这岛上的贱奴 隶了,你们一定要牢记自己的身份。」

这时老妈子突然重重的将皮鞭打在地上,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吓得,几个胆 小的女子,开始脱去身上的衣物,这是打在地上,这声音就象是战场的冲锋号。 女子们脱衣服很快,但是黄双玉迷茫了,自己作为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可以做出 这么不知羞耻的事情来呢?这正在迟疑的功夫,老妈子的鞭子又要打过来了,这 次可是没有吓唬她们的意思了,这一鞭子是狠狠的打了过了,就打在黄双玉的乳 房之上,乳房本身就是人体的娇嫩之处,特别是乳头被医家列为人体大穴之一即 乳根穴,如果打大到,那疼痛之感可想而知,老妈子开口了「有的人就是不知道 我们这里的规矩,这种人我们对她们向来是毫不手软的,以后大家给我学着点, 不想吃皮肉之苦,就要乖乖地听话。」

李轩儿开始慢慢褪去自己的衣衫,心里的羞耻让她不断的挣扎,时的速度也 特别的慢。不时的看看别人,这时人家穿什么样的肚兜都知道了,黄双玉原来穿 的是印有鸳鸯戏水图的红色肚兜。四肢露在外面,微微有些颤抖,看起来是那样 的淫荡。李轩儿也露出了自己的肚兜,那是一件浅黄色没有任何装饰的肚兜,别 看只是这样的一件肚兜,它可是由蚕丝编制而成的,薄薄的,里面当然就是若隐 若现了,在外面看见李轩儿那粉嫩的乳头是呼之欲出又若隐若现。要是任何男子 见到了这样的场面都会心动不已的。

老妈子看见李轩儿脱衣服很慢就说道:「看看你们这些小姐就是有脾气,脱 个衣服也这样的拖拉,又不是去青楼做小姐脱衣服给客人看,脱这么慢不是找打 吗?」说着又好像要挥动手里的皮鞭一般。

李轩儿已经有了心理阴影,听到这句话,那当然是乖乖的照做了,很快褪去 了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肚兜。老妈子也不觉称赞了一句:「看了这麽多女人的身 体,今天这个最好,可惜的是你生不逢时,不过上了我们仙岛也说不定是一件好 事。」

话分两头说,这边黄双玉正要被剃去耻毛,成为一丝不挂的白虎,我们先来 看看,仙岛的主人现在在哪?

其实仙岛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定王朱慈炯,年仅十岁的朱慈炯就觉察到了 明朝的灭亡只是一个时间,于是他利用自己是定王,又是当今皇上喜爱的皇子之 一的优势,联络一些船工,四处寻找海外的岛屿,说是要给父王找到长生不老的 仙药,其实是在寻找明朝兵败之后的避难之所。这样之后的一年,就找到了仙岛。

朱慈炯再派人前去建设,三年之后,建成了黄双玉所见到的样子,朱慈炯亲 自前去查看了功臣之后与自己的几个亲信太监离开,之后飞鸽传书让这些建设的 人回来,并派出船队去接,长工们听说可以回家,就纷纷坐上了船,可是等到出 海之后等待他们却是死亡的命运,就在船航行的第二天,迎面就来了一架大船, 上面的旗子都是大明的,好像是战船。

上来二话不说那就是开启红衣大炮对这些长工的船狂轰滥炸,可以说是一点 也不留情面。长工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有的在甲板上的长工直接被炸死,少 数跳海逃生,在舱内休息的长工则是慌忙的出逃。可以说在一时之间,船内就乱 成了一锅粥。有的不明真相的长工那就是跑上了甲板。结果被甲板上的大火所烧 死。可以说不明真相的长工基本是没能活下来。

就算是跳到海里去的一部分人,最后也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当然还是有人 活了下来,这就是诸葛清(诸葛正我之子诸葛非与无情通奸之后所生之男婴的后 人,详见色情四大名捕),诸葛清以两个成水的瓦罐作为浮力和水源之所在,东 渡日本。(之后我们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有缘的话也许我会在以后的书中为大家 介绍)。其实不用我哆嗦,大家都知道,其实战船就是朱慈炯派去的,他和士兵 们说你们使命就是杀倭寇,自己得到密报有倭寇化妆成为汉人,在北海一带兴风 作浪,十分的猖獗,对于这样的事情我泱泱大明怎么可以不管,在这样的鼓舞和 号召之下,杀掉一批长工已经不是问题了。

朱慈炯这样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把仙岛的存在做成了最隐秘的事情,可以 说仙岛的存在现在已经无人知晓了。后来朱慈炯只是排亲信太监船队,去送上一 些食品,并派去了一些聋哑人开荒种菜,可以说一个躲避世俗的仙岛就这样差不 多了。还有就是女人了,朱慈炯采用的那是坑蒙拐骗的方式来骗取女人上岛。

虽然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但是朱慈炯想到仙岛去还是没有这么容易的,欲知 后事如何请看下回,慈炯东渡

第二回慈炯东渡

出门的时候,才是二更,天已经是一片漆黑,天上的乌云遮蔽了星光,可以 说这绝对是一个合适出逃的夜晚。朱慈炯就是选定这天出逃,这天离他的父亲煤 山上吊自杀已经没有几天了。

门外站着一个太监,朱慈炯定睛一瞧竟然是曹正纯,这个人正是东厂的领导 人。不过话说这个人有一种怪病,人们俗称他为曹僵尸,白天他行动的时候肯定 是要撑雨伞的,要是被太阳晒到它会变得很难受,接触到阳光的皮肤都会开始不 停的溃烂。还有第二点,那就是这个人经常饮用人血,一般以喝女人的血为主, 但是要是找不到适合人血什么男人血太监血他也是不会见意的。

朱慈炯到是不算害怕它,因为朱慈炯至少还是一个王爷,量他曹正纯也不敢 来伤害自己。

「曹公公,这么晚了,这是要来干什么呢?」

曹正纯微微一笑,这笑怎看怎么觉得有点阴艘艘的感觉,说道「皇上说了, 最近有些事情,京师也比较乱,所以特命我来保护王爷。」

朱慈炯感到了一丝异样,虽然派曹正纯来保护自己,父皇还是有可能干出这 样的事情来的,但是只让它一个人来,那就多少有些奇怪了。

曹正纯本来不会失算,但是他也颇为忌讳朱慈炯的武功,而且他的身边还有 两个贴身保卫他的少年。三个人加起来,自己的滋阴补阳大法虽然也有胜算,但 是要是自己受伤那就得不偿失了,朱慈炯暗暗的运气,准备随时保护自己。

曹正純早已看出了这一点这个下手那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一掌劈向朱慈炯, 朱慈炯看这一招来势汹汹,朱慈炯只得躲避。

虽然说曹正純的肉掌是被朱慈炯避开了,但是其阴气十足的掌风,还是伤到 了朱慈炯,曹正純先胜一招。突然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张开了自己的嘴巴,月光 之下,牙齿泛着诡异的白色,看到这一幕的朱慈炯脱口而出:「吸血大法」

曹正純倒也不着急说道:「你还知道啊,这正是吸血大法。」锋利的牙齿像 尖刀一般的向朱慈炯袭来,逼得朱慈炯是连连退后,直到退到后面的墙壁,朱慈 炯这时是背靠墙壁是退无可退了。朱慈炯不禁感叹道:「天要亡我啊。」手掌在 身边的墙壁一用力,竟得到了些许的砖屑,墙壁年旧失修,再加上朱慈炯的内功 也可以说是十分的精湛。这可给了为难之中的朱慈炯最后一搏的机会,朱慈炯是 奋起手掌中的砖屑向曹正純撒去,这一招在武林之中是被人瞧不起的,但是此时 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比武,而是生死攸关的搏杀,还顾及什么江湖道义啊。

曹正純本身身为官场中人,不过对武林道义还是深有研究的,没想到朱慈炯 会来这一招,突然飞来的粉末倒是让曹正純有些吃不准,这粉末到底是什么呢? 天色又暗是实在没有办法分辨的。只得散开,怕是朱慈炯有什么特别的毒物。

战斗中讲究的就是勇气,曹正純这一退勇气就失掉了一大半,这个时候,朱 慈炯就看出其中的破绽,双掌齐出,是重重的给了曹正純一掌,曹正純结结实实 的挨了这一掌,退后了半步。其实要是换做别人朱慈炯的这一掌,早已把人打得 经脉尽断,非死即残。但是曹正純依仗的是自己精深的内力。虽然在这一掌上吃 了点亏,不过只要在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静静调养,马上就能恢复如初,要是能抓 上个吧女人,与之交合后吸血,也许效果更好。

朱慈炯哪敢恋战,打伤曹正純之后,立即逃走。

曹正純倒不是不能追了,而是不敢追了。他不清楚朱慈炯用的粉末是什么, 也不清楚朱慈炯身上还有没有暗器,曹正純这种老谋深算的人是不会做些没有把 握的事情的。

朱慈炯是提气狂奔,夜晚又不能辨清方位。一个多时辰之后就迷了路。

朱慈炯虽然现在没能到仙岛之上去,但是仙岛的故事当然要继续,预知后事 如何,请看下回。羞耻剃毛。

第三回羞耻剃毛

脱光衣服的各家大小姐们,纷纷用手挡住自己的要害部位,场面相当壮观。

老妈子慢慢用眼神扫过众女子,然后大声的说道:「等下,轮流剃毛,下面 毛多的人都是淫荡的,剃毛可以减少你们思春,专心工作,还有就是屁股门周围 有毛的也要剃干净,不然沾上大便多臭啊。」

老妈子再次扫视众女子,李轩儿赤身裸体的被看到,很自然的向后退了一步。

老妈子眼睛十分的尖利,一眼就看穿了,原来这一群的女人之中,就是这个 人的羞耻心最重,要是能让她低下头去,做一些不知修辞的事情,相信离成功教 育好这些奴隶也就不远了。

老妈子一把拉过李轩儿的手,将其硬生生拽到自己身边,「就从你开始好了。」

「看见那椅子了吗?」

李轩儿望了一眼,这不就是刚刚剃毛的女人坐的地方吗?这是一张竹躺椅, 可以让人很是舒服的躺在上面。

李轩儿知道这是要干什么了,这就是让她和刚刚女子一样,把自己下身的毛 剃掉。

李轩儿躺在椅子上,用手抱住小腿,成八字形分开,露出那雪白阴部,上面 有些不浓的耻毛。显得十分的干净,就像是李轩儿的心是一张白纸,在李轩儿那 里历经过这样的事情,李轩儿的脸都是滚烫滚烫的,这么不知羞耻的事情自己怎 么做得出来。

两个用面纱蒙着脸的妙龄少女,正在李轩儿的下体上操作着,一个人用清脆 的声音说道:「这是今天剃的第十个了吧。」

「没错,今天新来的贱母狗真多。」另一个少女说道,这两个少女的身上只 穿着肚兜,玉背和屁股完全暴露在风中,但是她们就好像是习惯了一样,一点也 没有感到羞耻。

其中一个少女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剃须刀,李轩儿不由得娇躯一颤,叫道: 「不要啊!」

另一个少女呵斥道:「没见过这么不听话的贱母狗。」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抽 出一根细长的皮鞭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照着李轩儿的阴部狠狠的就是一鞭子, 传出了清脆的一声,李轩儿的阴部,变得红肿了起来,但是李轩儿是不敢动了, 深怕这一动再吃鞭子,阴部吃鞭子,那感觉真是羞耻与疼痛并存。

两个少女也不含糊,马上给李轩儿的阴部抹上了皂荚水,然后拿出剃毛刀, 开始在李轩儿的阴部上飞快的剃着,那速度真是没话可说的快,不到半个时辰, 李轩儿下面的毛就全部落下了,只留光秃秃的阴部,李轩儿的阴部,那真的是少 女的阴部,洁白如玉,那皮肤,真的是比李轩儿的脸都更显洁白。

「想不到这母狗的阴部保养的这么好。」老妈子叹道。其实这那里是李轩儿 保养得好呢,应该说是李轩儿的阴部尚未开发,黄花大闺女的阴部常年不见阳光, 又没有人的滋润,自然是这样的洁白。老妈子李轩儿的下面,然后很淫荡的放在 嘴里舔了舔,好像没品出味道来,这回把手指插入了李轩儿的阴道之中,老妈子 感觉到前面有什么阻碍的样子,「原来还是处女,好好保护,等主人回来给这母 狗开苞。」

两个少女点头回答道:「是」

老妈子示意李轩儿翻身趴着,老妈子粗暴的扒开李轩儿浑圆的屁股,很好只 有几个肛毛「,在伴随着李轩儿生生的哀嚎之中,李轩儿的肛毛就被老妈子用手 一根根的撤掉了。

接下来,就到黄双玉等人剃毛了,她们一个个含羞忍辱的剃毛,老妈子则不 停的点评着她们的阴部,还时不时的判断下谁是处女。

等到大家都剃毛完毕,这时老妈子再次发话了「处女站过来。」

这次所有的女子都占了过来,「这一批来的真不错,都是处女,这回可得好 好调教了。」

接下来就是调教环节了,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母狗的规矩。

第四回割礼

剃完毛的黄双玉等富家千金大小姐,这脸带泪痕,这就来到了第二间房间, 这里应该是洗澡的地方,有一口大池子,小姐们被一个的赶到了水里面,这倒是 没有多难受,因为水是温的,女人就开始洗澡了。

老妈子则站在澡池子边上,看着女人们洗澡,还看得很认真,这多少让平时 只是在家里的澡桶或者是澡池子里,洗澡的千金大小姐们情何以堪。

黄双玉这是慢慢的用手捐水,洗着自己的胸部,老妈子眼尖一眼就看见了: 「你们要像这个小妞一样,多洗自己的大奶子,懂了吗?」

没有人回答,但是洗奶子的人变多了,这些小姐们都见识到了老妈子的厉害 之处,哪里还敢违抗老妈子的命令呢?

很快澡,就洗好了,老妈子还给她们一个的检查,看看身上有没有不干净的 地方。

接着老妈子把她们带出了房间,来到了一块空旷的地方,这里四围种着不少 的花草树木,看起来环境十分的怡人,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里没有穿五颜六色 衣服的女人,只有一个裸体的女人。当然,还有一个老妈子。

老妈子说道:「今天是你们来到这岛上的第一天,以后你们就是这岛上最下 贱的母狗了。」

黄双玉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想到刚刚逃离了大明的乱世,来到了仙岛本 来以为可以躲避下世间的纷纷扰扰,可惜的看了自己想法是落空了,现在要自己 当什么母狗自己自己这样的大家闺秀怎么可以做这样羞耻的事情呢?

李轩儿则和黄双玉的想法略有不同,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吃鞭子的滋味 可是没有那么好受的,但愿今天不要再吃鞭子就好。

老妈子目光扫过众女子,然后说道:「你们一定不知道母狗应该怎么做,不 过这没关系,不是人人生来就会说话的,我给你们带来了一个例子,我刚刚训练 的母狗,盼盼过来。」

远处的肉团慢慢的爬了过来,刚才黄双玉没有看清楚,这不就是上船时候就 突然失去踪迹的胖妞周盼吗?

只见她慢慢的爬到老妈子的脚下,竟然用舌头舔老妈子布鞋,这那里是一个 千金大小姐能做出来的事情呢?老妈子得意的看着众女子,仿佛自己很成功的样 子。「盼盼再给她们表演一下。」周盼半蹲着,双手握拳像只马戏团的小狗一样 和人打招呼,时不时伸出舌头来表示自己和狗没有什么区别。

(开始血腥了,注意)这时候黄双玉在有意无意只见看见周盼的阴部和自己 的不一样,自己的是鲍鱼形状的,上面还有一颗小豆子,可是周盼的下面就像一 个馒头,什么也没有 .黄双玉哪里知道,就在船上的那几天,周盼遭到惨无人道 的虐待,其中的一项就是割礼,这是从西域传过来的一项技术,专门针对那些不 守妇道的女人。讲阴部外面的大阴唇,小阴唇,阴蒂,全部割掉,然后再用绒线 将阴道口缝合,只留下绣花针的大小的一个口,供平时撒尿和月经。

下一章我们将具体讲述周盼割礼和在船上是怎样变成一条听话的小母狗的。 我们有缘再续。(待续)

侠义游戏

108彩票下载

中超风云应用宝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