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洗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洗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煤城黑龙江出路煤化工是黑龙江四大煤城唯一出路0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9:07:58 阅读: 来源:清洗机厂家

煤城 黑龙江 出路 煤化工是黑龙江四大煤城唯一出路

作为国内煤化工龙头企业的掌舵人,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宝泰隆煤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焦云,早在几年前就试图在全省范围内推行煤化工产业。他认为,以鹤岗、鸡西、双鸭山、七台河为代表的黑龙江四大煤炭城市,面对煤炭市场下行压力,唯一的出路就是转型煤炭深加工。

全国两会期间,焦云带来了《关于大力发展现代煤化工项目的意见》的建议,他提出:“希望国家相关部门进一步落实《国务院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的建议》,给予政策支持,以保证项目顺利实施。”

焦云目前与龙煤集团合作的煤化工项目被列入黑龙江省重点项目,却在关键时期遭遇贷款困难。他认为,虽然国家已经出台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相关政策,也要求发改委、金融等相关部门予以支持,但实际上支持力度远远不够,尤其在金融方面。

《民生周刊》:黑龙江鹤岗、鸡西、双鸭山、七台河四大煤城正在经历怎样的困难?

焦云:黑龙江有4个煤城,为新中国建设贡献很大,是真正的老工业基地。鞍钢是中国的钢都,但它没有黑龙江煤炭是不会走到今天的。现在,黑龙江的煤炭仍然是鞍钢主要的炼钢焦炭来源。

黑龙江的炼焦煤,尤其是七台河的主焦煤,是我国的稀有煤田。但由于开采了四五十年,目前面临矿井深、采掘成本高、资源枯竭、工人多等困难,这几轮国企改革没有跟上,再加上国企包袱重、人员分流国家补贴未到位等。而且,一些企业办社会的剥离工作没有做好,原来有政策时没有剥离,现在政策没了又赶上煤炭市场不好,所以,多种因素叠加导致4个煤城转型迫在眉睫。

《民生周刊》:这个问题从什么时候开始显现?何时开始加剧?

焦云: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已经显现。当时,全国都在救济煤矿,每人捐200元钱解决工人工资问题,但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到2000年,煤炭复苏、工业复苏,煤矿效益渐渐好转,但很多煤矿开始还历史欠账,快做好时市场又不好了,所以许多问题开始显现。

问题加剧是从2013年开始,2014年就变得特别严重,我预计2015年问题会更加严重。现在,煤矿全都依靠贷款维持正常生产、开工资,省政府一直在输血,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民生周刊》:外煤涌入对黑龙江煤炭市场是否有冲击?

焦云:肯定会有影响。我们是做煤炭深加工的,七台河和另外3个城市的煤田都较优质,在炼钢、工业方面煤质比较优良,发电也比较清洁。现在,大家都在说雾霾,真正造成雾霾的是褐煤。黑龙江的煤炭属于洁净煤,早些年不但支持鞍钢,还支持东北地区的电力工业,那时内蒙古的煤还没有发现。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内蒙煤炭开始大量涌进东北和北京周边地区,且褐煤较多,造成大量雾霾。去年,黑龙江各大电厂不烧省内煤了,都开始烧内蒙古的褐煤,因为褐煤价格便宜,每吨比黑龙江煤便宜一两百元。如果黑龙江几家电厂继续烧省内的煤,四大矿务局也不至于这么困难。

内蒙古煤开采条件简单、成本低,黑龙江四大煤城矿井深、开采条件差,成本越来越高,人员负担越来越重,煤炭市场又不好,目前都面临严重亏损状况。

《民生周刊》:矿区工人目前的生活怎样?

焦云:现在工人生活很困难,以前纯井下工人每月能赚五六千元,现在也就三四千元,还无法保证,情况岌岌可危。目前,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很重视这个问题,春节前给了很大支持,保证工人工资发放,现在工人还不至于吃不上饭,但非常困难。这些情况是黑龙江四大煤城的普遍现象,其中鹤岗情况最严重,因为鹤岗煤矿建设早,开采成本特别高。

《民生周刊》:如果在正常年景,煤炭产值大概占当地GDP多少?

焦云:会占4个煤城GDP的60%以上,估计会超过黑龙江GDP的10%。因此,四大煤城的财政非常紧张,产业结构比较单一,转型非常困难。

《民生周刊》:您认为这4个黑龙江煤炭城市的出路在哪里?

焦云:实在地讲,煤炭产业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有一个过程。七台河市提出一个口号“依托煤、不唯煤,绿色发展”。因为黑龙江一直在推进煤化工产业,我认为煤化工产业发展还有很大空间,但需要国家给予一定支持。

前几年,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规划就写进了报告,但这些年各部门执行得不好,今年全国两会我带来了一份相关建议。去年8月8日下发的《国务院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的建议》,其中指出:以黑龙江鸡西、双鸭山、鹤岗、七台河四大煤城为重点,研究布局若干现代煤化工及深加工项目,实现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攻坚行动计划;鼓励政策性金融、商业性金融探索支持东北振兴的有效模式;对于重点建设项目,发展改革、国土、环保、财政、金融等有关部门要给予重点支持。

但事实上,并没有“重点支持”。黑龙江省政府也实施了五大规划战略、十大重点产业项目等,政策都有了,而且很多项目也都列入省里的重点项目,但金融部门并不予支持。

要振兴,没有金融部门支持怎么行?我们目前跟龙煤集团合作建设一个煤化工试点项目,即煤炭转10万吨芳烃项目,也是新型煤化工项目。我们自有资金10亿元已经存进黑龙江建设银行3年,当时承诺贷款16亿元,现在这10亿元花完了,我们和龙煤集团又各自拿出2亿元,已经花费14亿元了。16亿元贷款本应在2014年上半年到位,但到现在还迟迟未发。

《民生周刊》:贷款不到位会对这个试点项目造成什么影响?

焦云:这个项目预计今年9月15日投产,现在设备都订购了,已经支付了超过60%的款项,付清30%的余款设备就能到位。因为没有钱,设备厂家有些东西不给发。现在是项目关键时期,如果连示范项目都不支持,那以后更大的项目企业还敢做吗?

四大煤城唯一的出路就是搞煤炭深加工,煤化工可以替代石化产品,成本远低于石油,石油就算跌到40美元我们也不怕。四大煤城有上千万人口,发展煤化工可以解决大量就业问题。煤炭可以照样出,又安置了很多新的就业,而且产品环保,这一循环链就有了。

发展煤化工可以替代传统能源,解决能源危机。黑龙江并不是不会干,也不是没人干,关键是政府拿什么来支持黑龙江转型。

三生三誓青丘传

皇室战争趣味测试版

探险家手记破解游戏

主公带我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