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洗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洗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央要求清理楼堂馆所超8成受访者担心问题反弹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11:52:13 阅读: 来源:清洗机厂家

中央要求清理楼堂馆所 超8成受访者担心问题反弹

原标题:中央要求清理楼堂馆所 超八成受访者担心问题反弹

去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文,要求各级党政机关对占有、使用的办公用房进行全面清理,严格控制党政机关楼堂馆所。严控楼堂馆所的通知已发出近半年,近日“网帖曝光辽宁大学党委书记办公室超标”、“四川郫县豪华政府办公楼5年未挂牌”、“兰考县建起豪华办公楼群”等一系列事件,又再度引发了公众对党政机关楼堂馆所问题的关注。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搜狐新闻客户端,对8278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1.5%的受访者确认,从中央发出严控楼堂馆所的通知到现在,自己所在地党政机关进行过楼堂馆所清理行动。80.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仍然有党政机关使用豪华楼堂馆所和官员办公用房超标的情况。受访者中,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占19.6%,国有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占23.3%,其他职业身份的人占57.1%。

49.7%的受访者认为清理楼堂馆所说得多做得少

“很少有政策能像清理楼堂馆所这般执行得雷厉风行。” 郑州市某税务机关公务员王树杰(化名)告诉记者,从去年10月开始,他所在的单位就开始了清理办公用房的行动,在不到一个月内就全部完成。一开始,有些部门和人员还持观望态度,可是一看到省里的机关都开始实施,下面就不敢马虎了,实施的速度也快了起来。“由于中央出台了具体的规定,将行政级别与办公面积相对应,所以这次执行起来非常方便。在我们单位,不符合标准的就换房间,如果原本的办公室面积很大就打隔断。像局长这样级别的领导以前办公室可能较大,现在就用来做了接待室和会议室。”

虽然此次清理楼堂馆所行动的力度之大让人印象深刻,可是在上海市某海事部门公务员林钰(化名)看来,由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此次行动在落实过程中仍然有很多漏洞。她举例,一些面积大的办公室需要改造时,只是在原有的办公室里做一个玻璃隔间,里面办公,外面名义上用来接待,就立马合格了。像这样名不副实的清理和改造还有很多。

对这一轮严控党政机关楼堂馆所的行动效果,25.1%的受访者给予好评,37.8%的受访者觉得一般,26.9%的受访者认为不太理想,10.2%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49.7%的受访者认为,在清理楼堂馆所的过程中,一些机关嘴上说得多,实际做得少;34.6%的受访者认为一些地方“对清理出的办公用房不作处置,等这阵风一过就回搬”;32.7%的受访者认为一些党政机关楼堂馆所穿“马甲”,变身办事大厅、业务用房等。其他问题还有:一些地方“一刀切”,只为作秀不考虑实际工作情况(24.5%);一些国有企事业单位成漏网之鱼(22.6%);个别机关借清理办公用房变相重新装修、购置办公设备(22.4%)等。

“中央发出严控楼堂馆所的通知后,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指出,这个通知和其他纠正不正之风等反腐败工作是联系在一起的,特别是纠正“四风”行动和群众路线教育活动。虽然之前也有过类似的规章文件,但这次的通知加大了惩处和问责力度。现在很多地方政府不敢兴建楼堂馆所,甚至有些地方正在建的也会让停工,超标办公用房的情况也得到一定程度纠正。

庄德水指出,尽管如此,清理过程中仍有一系列问题存在。拿办公用房来说,有办公用房的归属和实际用途不一致的情况,表面上可能是公共用房,实际上却还是少部分人的办公室甚至是领导干部个人专用。另一种可能存在的情况是,有些地方政府会以其他名义,比如培训中心、老干部活动中心等,继续兴建楼堂馆所。

据了解,在中央《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下发一段时间后,许多地方都晒出了自己的“成绩单”。比如浙江省通报,已清理超标办公用房116.7万平方米,是在有公开通报数据的几个省份中最多的。调查显示,这种晒清理楼堂馆所“成绩单”的行为,得到了大多数受访者的认同。74.9%的受访者表示,希望自己所在地的党政机关也能晒出这样的“成绩单”。

84.1%的受访者担心楼堂馆所问题反弹

调查中,84.1%的受访者直言,担心党政机关楼堂馆所问题有所反弹。

林钰坦言,在有的单位,领导一个人占一层楼的情况也是有的,甚至浴室、双人床、沙发一样也不缺。“如今清理之后,只把有办公桌的那间称作办公室,其他的不管挂什么牌子也不会有人每天蹲点去查。照这样下去,等风声过了,再恢复以前的样子可能是迟早的事。”

如何才能有效防止党政机关楼堂馆所问题反弹?调查中,受访者首选“党政机关楼堂馆所应向公众开放,接受公众监督”(55.0%),其次是“严惩顶风作案者,以儆效尤”(46.0%)。其他还有:建立对政府楼堂馆所的严格预算限制(37.1%);尽快彻底处置清理出来的楼堂馆所和办公用房(32.3%);中央政府应加强巡视(31.2%)等。

“虽然这次清理楼堂馆所行动的力度非常大,可是如果没有相应保证机制的建立,以及对清理出的空闲楼堂馆所的再处置,反弹的可能性仍然比较大。”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长王敬波教授表示,现在绝大部分情况都是一个单位一栋楼甚至几栋楼,在建设中都是根据本单位情况进行的,出现闲置的情况也较多,而“打隔断”这种清理方式更有可能造成新的浪费。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对以政府为层级的职能部门的单位用房实行统一管理和调配。

王敬波强调,统一调配是解决浪费的最好方法,《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条例》也明确规定,政府机关的办公用房,总体上应该统一调配、管理和进行权属登记。具体到实践中,未来所有的政府办公用房都应该由相关的主管部门进行统一调配,打破现在各个机关各自为政的独立系统,实现效益最大化。

“在清理楼堂馆所过程中,如果清理出的房间不尽快再利用就很容易死灰复燃。现实中,对于面积比较小的房间,可以在单位内部通过存放物品或者其他方式先利用起来;对于面积比较大的房间甚至大楼,就应该让其他单位入住,再将其他清理出的楼堂馆所集中进行再处置。”王敬波说。

对于清理出来的党政机关楼堂馆所和办公用房应如何处置,调查中,48.2%的受访者认为应将其作为社会公益性用房,39.8%的受访者认为应将其拍卖、出租,将收益上缴财政。(记者 向楠 实习生 倘凌越)

广东电梯广告框

石家庄糯玉米种子价格

天津诺丽王酵素

南昌锋范汽车脚垫

相关阅读